上海浴光之路-學員分享(三)


我的浴光之路-此文送給所有和我一樣的菜鳥療愈師和課蟲們

作為一名曾經的課蟲,我上過很多的課,而這兩年在時間和精力格外緊張,便會謹慎很多。當初浴光之路課程文宣即出,我覺得很特別便隨即開始諮詢,過程中我問我自己為什麼想上浴光之路?因為我很想很想要自信和快樂,找回那個丟失已久真正的自己。是的,我很久沒有發自內心地快樂和自信了,無論是那個寫字樓裡表面無比堅定的主管的我,還是培訓中一直衝刺的我,不快樂,也不痛苦,但是茫然。

是真實還是臆想?

這個問題這幾年我無數次地問自己,上過很多的課,做過很多的冥想,有鏈接,也總在一瞬間看到能量色彩。但是我總是半信半疑,那究竟是真實的,還是我的臆想?因為我是一直被定位為麻瓜的啊。

課程第一部分,感知對方的能量頻率,老師的引領下,我無數次的去感受,我不再畏懼地去分享,也無數次被夥伴證實我判斷正確,那麼的清晰,那麼的篤定的感覺真的很難得很棒,那一瞬間,我知道我邁開了一步,以後我不會再如此辛苦地懷疑自己。

道與技

課程的開始之前,我偷偷列了長長的一紙問題,等待詢問老師。比如說:我怎樣控制自己的能量平衡?我怎麼控制我發出的能量是某一個脈輪,而不是另一個的?會不會我送出去的能量很善意但不適合別人?我如何練習提升自我的能量?我如何知道我是生理的不適還是能量的受損?我如何知道我被他人能量攻擊了?我如何自我保護?哈,很菜鳥也很技術,很折磨老師的一個學生。可是,作為一個諮詢師,無法要求個案,無法逃避負能量,那麼,這些現實中困擾我的問題便不得不問。

課程開始了,我太愛 “peace” 的氛圍,便也漸漸忘卻了提問的事。課程尾聲,拿出紙一看,所有的問題已經被詳細解答和練習過了。是的,我知道如何自我保護,設置預警系統,我很明晰地接受夥伴橘色外圍綠色的光球禮物,我也能控制自己的脈輪,我知道不再一味地用我那強大的太陽神經叢。

但是,但是,Dagahn 和 Sud Ram 老師沒有像我平時講課:“現在大家注意聽,我現在要說的是,針對你們會遇到的…問題。” 什麼時候解答的呢?浴光之路是一個“道”的課程,很多 “技術” 的問題便不是問題。

原來我是個教書匠

我們互相做介紹的時候,有的同學在聖火傳承體系已經研習已久,而浴光之路是個必經過程(阿法氣風水顧問跟靈性老師必須上過 “浴光之路” ),有對自己的情緒的處理,還有對李老師的崇拜,但幾乎人人都會提到自己的力量和人生使命是什麼?我當時沒有想法,沒有規劃,我是想既然想要找回真實的自己,那麼如今的頭腦規劃便不那麼重要。

課堂的最後一部分,我們有被老師帶領閱讀自己的阿卡莎秘錄,看到自己的,我很想笑,帶了幾分釋然,成長於這樣的家族,一切的榮耀與苦痛是我靈魂的選擇,無關乎他人及個人的對錯。面對著夥伴,我留下了眼淚,不再故作堅強,同時也脫去了我沉重的枷鎖。把種種的限制在 Babaji 的火焰中燃燒殆盡,那麼的毅然決然,明天是個新的開始。

最後一天,我們每個人領到自己的人生使命。那一刻,我心中有分了然,我原來是個教書匠。哈,其實,我一直糾結我的主業究竟做個管理者,還是諮詢師,還是老師呢?管理者和諮詢師做得比較熟練啦,似乎比較容易。我想,換個思路吧,我對著陽光,把我心中的真誠放進教案的字字句句裡,最近你們有感受到我的不一樣嗎?哈,很令人興奮期待的未來。

愛的初始,一切便是正向

我害怕衝突,也畏懼情​​緒,我一直盡可能的壓抑和放棄自己真實的意願,來達到表面的和氣友愛,讓我以為那就是愛。但是這些都真實存在,無論怎麼努力,依舊會有情緒和衝突讓這個我極力維護的和平破碎。

我也曾經竭盡全力地去面對個案和工作夥伴,無數次地痛苦,為什麼不信任我,我是多麼願意為我們共同去拼盡全力,再堅持一下下,便是勝利。太多的一廂情願,太多的成成敗敗。

如今,我明白,我的所有行為出自沒有雜念的愛,但或許個案或夥伴有自己階段性的功課,需要自己完成,不需要我的直接幫助,有一天或許需要,也或許永遠不需要。同樣,沒有自私,沒有衝突,我擁抱那個被委屈已久的真實的自己,我愛我自己,尊重我個人真實的意願,不再背負屬於別人的責任。我保持著愛,保持著祝福,便是足夠了。

浴光之路帶給我很多的感動與啟發,有著對明日的興奮,有著歸屬的安全。我信,帶著愛與光去行走,黑暗便不再是黑暗。